您的位置:首页 > 宿迁新闻

出口管制冲击全球产业链,“受伤”的还是跨国大企业

时间:2019-07-26

5a1cd2d7e28644b886d7101baeff136e

黄群辉摄影/记者董洁旭

黄群辉:全球产业链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我们的记者/杰杰

发布于2019.7.8,第906期《中国新闻周刊》

5月中旬,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和68家子公司列入出口管制“实体名单”,禁止他们未经批准从美国公司获得零部件和技术。美国对华为的承认不仅影响了华为,也影响了高通和英特尔等美国芯片制造公司的股票。

根据机械工业研究所的统计,截至2019年5月17日,包括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在内的“实体名单”中有261家中国公司,占“实体名单”总数的21.9%。美国。 %,仅次于俄罗斯,是公司数量第二大的国家。

功能受损。一些学者担心包括美国在内的国家没有充分评估全球价值链中断的风险。如果全球价值链中具有系统重要性的前50强企业的产值减少25%,全球金融市场可能会更加震惊。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更加严重。

对中国来说,产业转移到东南亚的两个趋势和劳动力成本上升引发的贸易战造成的工业外流将成为严峻的挑战。中国将如何回应?《中国新闻周刊》在这次采访中,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黄群辉。

全球产业链正在被人类摧毁

中国新闻周刊:您在最近的一次会议上表示,当前的全球产业链模式是一种由长期市场竞争决定的高效生产方式,并且是多方面的。我该怎么理解?

黄群辉:目前,全球产业链的格局是在跨国公司的最后一轮全球化过程中形成的。经济全球化是全球资本追求的结果。由于现代交通技术大大降低了运输成本,信息技术的发展大大降低了知识传播和通信的成本,企业可以以低成本提出自己的具体价值。创造活动通过全球资源分配实现,从而形成跨国家的全球价值链分工。

虽然发达国家受到全球劳动分工的支配,但发达国家一般处于价值链的中端和高端,而后来者一般处于价值链的低端,但所有国家和企业都参与了这一全球化。价值链分工已经获得利益,实现双赢,前者获利和增长,后者获得就业?头⒄梗虼烁鞣交邮苷庵秩蚣壑盗捶止ぃ饩褪俏裁淳萌蚧谌蚣壑盗捶止な且桓霾豢煽咕艿闹匾颉?

中国新闻周刊:当前全球产业链面临的主要挑战是什么?

方式。

会有正常的变化,但目前最大的问题是美国政府追求单边主义,通过贸易战强行打破各国之间的正常贸易关系,迫使企业通过政府干预来调整全球价值链布局,人为地摧毁了原作。一些全球价值链部门以及由此产生的供应链和产业链。

每个人都能接受的是技术创新和技术变革带来的全球产业链调整。然而,政府利用各种借口施加各种限制,如关税和贸易壁垒,迫使企业调整供应链,这是不可接受的。这种方法对参与全球价值链分工的所有各方都没有什么好处,破坏了全球供应链,产业链布局将损害每个人的利益。

中国新闻周刊:这对价值链中的高端发达国家和价值链中的低端国家有何不同?

Huang Qunhui: The impact is indeed different. Take the influence on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as an example. For US companies, the US imposes tariff measures and imposes sanctions on Chinese companies, which will lead to a sudden increase in the cost of its supply chain, affecting the stability and security of the supply chain. Some enterprises are forced to adjust the global layout of the supply chain, and need to consider the logistics cost, infrastructure, business partner selection, the perfection and maturity of the supporting industry, etc. and the cost will suddenly increase substantially. In fact, considering the above factors comprehensively, the large-scale withdrawal of production investment in multinational companies in China is not realistic. It must be recognized that China is the only country that can produce all the products of the UN industrial catalogue. It has a complete modern industrial system, China's complete industrial supporting system and its deep integration with global value chains, which is difficult to be replaced by other countries in the short term. For American companies, getting rid of dependence on China's supply chain is costly and can lead to huge losses of profits.

Ways to break through, first, increase domestic independent innovation, on the other hand, we must continue to increase open cooperation with other countries.

Not all technologies

Have to "prepare your tires" yourself

China News Weekly: What impact will the 5G, big data, and artificial intelligence-driven industrial revolution have on the global industrial chain layout?

Huang Qunhui: At present, human society has ushered in a new round of industrial revolution with digital, intelligent and networked features. Facing the new industrial revolution, the innovative ecology of open cooperation is undoubtedly of great significance.

xx因此,可以看出,新工业革命带来的工业变革的第一个特征是全球合作的趋势越来越明显。由于基于原始全球价值链的分工,高科技产业的全球供应商分布广泛,需要全球合作。另一个特点是,每个国家都希望在新一轮工业革命中采取主动。每个国家都应该在竞争中促进技术创新,但必须以开放合作的技术创新生态为基础。只有这种生态才有利于新工业革命的发展。新工业革命带来的许多问题都是全球问题。它们必须在多边主义的框架内进行讨论和解决,而不是由某个国家或技术解决。

中国新闻周刊:封锁高科技和市场遏制能否帮助美国牢牢占据产业链的高端?

黄群辉:很难保证。例如,除了技术创新之外,人工智能还需要广泛的市场应用。中国和美国的人工智能发展非常快。一些核心关键技术在美国处于领先地位,但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具有非常丰富的应用领域。只有两者之间的合作才有助于人工智能的进一步发展,真正迎合整个人类智能经济的时代。但如果美国想要封锁,它就没有这么好的应用场景,这反过来限制了技术创新。不能说它无法做到,但从创新效率的角度来看,肯定不如开放合作那么高效。

技术创新路径的不确定性非常大。从最初的想法,概念和实验室技术到真正的市场成功,中间有许多非常详细的链接,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创新差距”。不确定性非常大。谁能保证他会领先?最好的方法必须是合作。

中国新闻周刊:为了避免关键技术“卡中”,是否有必要对产业政策进行调整?你必须确保自我控制吗?

黄群辉:从工业安全和国家战略的角度来看,确实有必要重新考虑这个问题。一方面,从极端的情况来看,当供应链,价值链和产业链被切断时,我们应该做些什么,以及必须考虑采取何种应对策略。另一方面,即使他想这样做,也有必要客观地分析另一方能够做到的程度。由于全球价值链分工,供应链和产业链布局的复杂性,是否可以由一个国家“卡颈”,我们也必须做一个具体的分析。

面对“卡颈”问题,并非所有技术都必须自己“准备轮胎”。 “作为备胎”不仅要考虑必要性,还要考虑可行性。

作为一个超越国家的国家,中国的工业化水平已迅速发展到工业化的后期。然而,确实存在许多“卡脖子”问题,工业基础设施仍然存在很大差距。这需要时间和耐心。

从产业安全的角度来看,面对“卡颈”问题,迫切需要对供应链和关键技术进行大规模调查,加快建立基于此的产业基础能力评估体系。建议对中国供应链和关键技术进行为期三个月到六个月的大规模调查,以准确把握和评估中国供应链和关键技术的现状,进一步加强工业的建立基本能力评估系统。

事实上,中国各级政府在推动工业强基础项目方面存在一定程度的盲目性。通过每年两次对工业基础设施能力进行全面评估,中国可以掌握产业创新链,供应链,产业链和价值链分布。拥有弹性供应链,主动与美国进行贸易摩擦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应该避免“过早的工业化”

中国新闻周刊:贸易摩擦会加速一些行业,特别是从中国到东南亚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吗?

黄群辉:有两种不同的情况。一个案例是,在华东地区产业转型升级的背景下,主要是从劳动力成本的角度来看,近年来,一些行业的一些企业已经从华东地区转移到中西部地区,也有东南亚的趋势。但是,中美贸易摩擦现在正在发生。由于关税和其他因素,更多东部企业可能不会迁往中西部并转移到东南亚。

在另一个案例中,一些公司被迫迁往东南亚或返回发达国家,因为贸易摩擦削弱了供应链和技术链。从短期来看这种情况还是比较明显的,而且是突然的,影响会比较大。由于这种转移涉及技术创新,因此影响非常大。它不仅影响就业,而且对产业升级的道路产生一定的影响,增加了获取技术的成本。这两种情况叠加,产业转移的趋势将更加明显。如果没有第二种情况,只有第一种趋势,那只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但是,对中国而言,这可能不一定是件坏事。从某种角度来看,由于全球价值链的长期分化,中国企业将对外国供应商有一定的依赖性,这将在一定程度上使自主创新无法突破,从而降低现有产业分工。结束位置产生锁定效果。在过去,如果我们想改变这种状况,我们就无法下定决心。现在我们只能寻找国内生产替代品并强制研发。从这个角度来看,它可能不一定是件坏事。

中国新闻周刊:面对产业转移趋势和全球产业链中断的双重影响,中国应如何应对?

黄群辉:短期内,由于中美贸易摩擦,将面临诸多挑战。有必要制定一些积极应对短期形势的政策,如改善商业环境,进一步对外开放,创造有利于创新的技术生态系统。 “六稳”政策非常必要。

从长远来看,随着中国工业的升级,产业转移的发生也是合理的。但我们必须避免中国“过早工业化”或“工业化太快”的问题。基于“去工业化”理论,简单的就业就业或产值比例的下降并不是特别重要。最重要的是制造业本身带来的创新效应,以及它是否真正在国内实现。

为了保持制造业的创新效应不随着产业转移而向国外移动,需要采取一些重要的具体措施。例如,我们多年来一直在推广“母工厂”系统,即在中国建立各种产业的“母工厂”。这个“母工厂”也被称为“现代核心工厂”,是系统级先进制造工艺的应用和持续改进的平台。只要“母工厂”没有丢失,国家的关键创新能力就不会丢失。

未来的“十四五”规划是关键时期。有必要围绕制造业的高质量发展制定一系列计划。核心是根据五个发展概念促进经济增长和发展。产业转移升级路径中断后,必然会推迟向中高端转移,更有必要鼓励创新投资。通过体制改革,该国将被迫提高创新效率。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 宿迁家园网 版权所有© www.yzbrt.net 技术支持:宿迁家园网| 网站地图